<sup id="ietwpr"><span id="ietwpr"><ul id="ietwpr"></ul><code id="ietwpr"></code><dl id="ietwpr"></dl></span><tfoot id="ietwpr"><big id="ietwpr"></big><big id="ietwpr"></big><dt id="ietwpr"></dt><style id="ietwpr"></style></tfoot><dfn id="ietwpr"><div id="ietwpr"></div><tfoot id="ietwpr"></tfoot></dfn><noframes id="ietwpr"><del id="ietwpr"></del><dt id="ietwpr"></dt><address id="ietwpr"></address><tbody id="ietwpr"></tbody><noscript id="ietwpr"></noscript>
  • <font id="ietwpr"><button id="ietwpr"></button><select id="ietwpr"></select><dir id="ietwpr"></dir><noscript id="ietwpr"></noscript><ins id="ietwpr"></ins></font>
      • <noscript id="2z09w0"><dt id="2z09w0"></dt><form id="2z09w0"></form><ins id="2z09w0"></ins></noscript><dfn id="2z09w0"><tfoot id="2z09w0"></tfoot><dir id="2z09w0"></dir><ins id="2z09w0"></ins></dfn>
      • 孩子,你是上帝派來的蝸牛嗎?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7-05-05 09:30 點擊數: 【字體:小 大】
            學校昨天進行了一場大規模的期中考試,考風考紀嚴肅,從發卷到閱卷到評分到分數評比,有條不紊。我知道,我家春春這次考試依然如舊。
            結果,昨天晚上分數立馬出來了,春春,六分。我應該慶幸,他進步了,上次他是零分,雖然我不知道他連線題的六分是學會了還是蒙對了,他的確進步了。我有點抱怨地在年級主任面前說:“第一次月考給我帶來的傷痛還沒治愈,期中考試就來了,每每經曆一次考試,提到平均分,我心中滿滿都是傷啊!”李主任用眼神兒表示理解,同情,這讓我想起了春春奶奶的一句話:“周老師,你遇上我們家春春,也是你的命啊!”語氣中多少辛酸,多少無奈,都包含在一個老人的安慰中了。
        看著春春卷子上閱卷老師大大的“6”,,想象他會給我們的平均分落下多少,心中說不出是什麽滋味。想起考試前夜,我笑著問他:“春春,這次考試你准備考多少分?”“八十!”他一點兒也不含糊,我給他鼓了掌,表揚他信心棒棒的。看著眼前除了連線題其余都是空白的卷子,我苦笑。
            吃過早飯,我抱著卷子准備發下去,春春跑到我跟前,“老師,送給你。”我一看,是一只用彩泥捏的蝸牛,肥肥的,壯壯的,線條粗糙,色彩搭配鮮豔無章,這該是他學了好多次手工課後的作業吧?我拿在手裏,仔細的把玩著這只蝸牛,再看看眼前的春春,陷入了沉思,春春,你真的是上帝派來的蝸牛嗎?
            春春,兩歲時爸爸去世,媽媽改嫁,跟著爺爺奶奶過日子,所幸爺爺有退休工資,生活還不算艱難,但是春春卻比別的孩子發育慢了很多。兩歲,大多數孩子學會了走路,他三歲多才會走路,五歲多才開口說話,說出來的也是一個一個的字崩出來。各大醫院看了,醫生專家見過不少,最後一位老中醫幫他挑斷幾根舌筋,他才學會了說話,但只是一些簡單的詞語,不會說完整的一句話。其初來的時候,我不太了解他,奶奶邊說邊哭,我對他多加了關注,發現春春的智力差了太多,比其他孩子大了三四歲,個子高出一大截,語文數學什麽都不會,還多動,坐在座位上坐不住。走路不穩,經常摔倒,膝蓋上新傷摞舊傷,看著讓人心疼。但他又控制不住自己,想和其他孩子一塊玩兒,找不到合適的表達方式,總是在不經意間弄傷了別人。遇到文氣的孩子,受了他的委屈,告訴我。我就讓他道歉;可是遇到個性強點兒的孩子,還手回去,春春又總是受傷的那一個。我的一顆心整天揪著,生怕他什麽時候整出個事兒來。于是就告訴其他孩子,春春需要大家的幫助,我們要一起幫助他。又整日裏數落春春,不許他再先動手,如果堅持上一天時間,就趕緊地表揚他,漸漸地,不再有人告春春的狀,他也變得安生了許多,會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看一本書,雖然,他認識的字少之又少。于是,我鼓勵他看圖畫書,讓他給我講畫裏面的內容,說對了我向他伸出大拇指,他就嘿地嘿笑著。
            可是,每次的大大小小的考試還是會如約而至,各種因成績産生的評比還是會影響到我的心情,每每産生心理落差,我總是勸自己,春春也是一朵花兒,只不過花期晚了點,耐心等,總會有驚喜發生的。
            過完春節,新的學期開始,春春長大了一歲,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雖然還是學不會東西,但他一直堅持給班級裏做好事,打掃衛生,擺放衛生工具,幫老師拿教學用品,走到校園裏向他認識的每一位老師問好,他越是這樣,越讓我覺得心疼,慨歎造物主的不公平。很多老師和我誇春春的有禮貌,在辦公室,“你家春春”成了同事們對春春的稱呼,我也稱他爲“我家春春”。
            後來,危險還是發生了,春春因爲和同學們在晚飯後追跑磕壞了門牙,無法再恢複,只能補,我看了很是內疚,抱怨自己沒看好他,從此也加緊了對孩子們的管理,抽出更多的時間陪著他們。陪他們讀書,陪他們遊戲,我也越來越感受到了他們的依賴,心也漸漸變得柔軟,發現孩子們世界的純真美好使我們享受不到的。
            當我們用心做一件事,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。春春的變化越來越大,雖然他還是學不會書本上的知識,卻越來越靠近一個正常孩子的發展。因爲陪孩子的時間多了,孩子讀書的時間多了,班級裏讀書氣氛越來越濃,抱著一本書看,倆人交談一本書的內容,成了我們班時時可見的風景。
            有一天教師例會,校長分享了一篇文章,《牽著蝸牛去散步》,感觸很深。莫非,春春就是上帝派給我的蝸牛嗎?他智力欠缺,卻熱心善良,他動作不穩,卻勤勞認真,他不會表達友誼,不會表達愛,卻總是不聲不響的給同學遞作業本,,給每一位老師送忘在講桌上的水杯,課本,他不說話,心卻如一朵蓮花,至純至淨至美。
            看著手裏的蝸牛,春春,這是你花費了一個晚上的心血嗎?我把他放在辦公桌上,讓它時時提醒我,教育,是慢的藝術,等著每一個孩子,等著每一個路上的靈魂,陪著他們的每一段時光,靜待花開。同時,也讓它教會我學會欣賞路途上的種種風景,而不是只追求前進。

        頂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[收藏>] [打印] [挑錯] [推薦] 作者:信息發布員 來源:未知 查看所有評論
    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    評價:
        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